恒业影业业绩受挫,但为何不影响A轮5.4亿融资

去年下半年至今略显沉寂的恒业影业,在陈辉发表了一封内容为“请求影院为恒业新片《你好,疯子!》排片”的公开信之后,重新回到了大家面前。

作者/费小丑 编辑/吴立湘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去年下半年至今略显沉寂的恒业影业,在陈辉发表了一封内容为“请求影院为恒业新片《你好,疯子!》排片”的公开信之后,重新回到了大家面前。

这种略显无奈的发声方式,并没有获得市场任何的回应,目前《你好,疯子!》的排片已经低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0.2%,今天单日票房还没到20万。

其实,过去一年的恒业影业和陈辉,一直不太顺利,最大的挫折是两部保底影片先后折戟,《梦想合伙人》3亿保底票房8099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与他人合作保底3亿,最终票房1.5亿,外界一度传闻恒业影业已经元气大伤。

恒业关键的A轮融资已经在2016年年末完成,“业务上的失败确实对融资造成了影响,曾经一度有过谈判的拉锯,但最终我们坚持了下来,融资没有变化,估值还是投前宣布的30亿。” 陈辉透露。

陈辉的心态很平和,他表示,恒业靠一帮年轻人创业,在探索电影制作的道路上,难免遇到挫折,“一步一步来,不可能一步登天。”续集《闺蜜2》、《京城81号2》以及喜剧电影《乌龙院》都将在今年上映,“市场会在今年重新看到恒业电影带来的惊喜。”

苦求排片,《你好,疯子!》未能如愿成为《驴得水》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近十年的恒业影业,早期通过发行惊悚类型的中小成本影片而在业内为人熟知,陈辉本该深谙观众需要什么,为何会投资这样一部看起来类型偏文艺冷门的影片呢?

“我最初的想法是,恒业影业一年能够有一到两部可以在电影节获奖或者在市场上拥有品牌口碑的电影。”陈辉说,《你好,疯子!》是恒业影业在艺术品质上尝试的结果,“对于收益,并没有抱很高的期望。”

虽然是一部根据成熟话剧改编的电影,但导演饶晓志是个并不知名的话剧导演,《你好,疯子!》是他的院线处女作。值得一提的是,整个电影的演员卡司并不差,既有万茜、金士杰这样的戏骨,还有王自健、莫小棋这样的明星加持。

片子的体量和演员在市场的号召力,作为一个发行老兵,陈辉内心是有清醒的,他最初算的是,投资成本1000多万,电影票房预计3000万。尽管预期放的这么低,市场依然给他泼了一瓢冷水。

复盘一下影片上映后的表现,首日排片7.1%,对于这样一部小体量,没有大明星大话题的电影来说,可以看出恒业在发行上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不过,国内电影的放映周期越来越短,从几年前可以横跨1个多月,到现在变成了一两周,上映影片的增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熟悉排片的人士都知道,现在每个档期上映新片已经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大小占比,首先是头部电影,这些被认为在短期内可以取得高票房的“大片”,一般在每个档期会有两到三部,基本上会瓜分影院50%-60的排片,其次是前一周大片的长尾延续,将占据10%的排片份额,剩下30%不到的份额才真正属于剩下的中小成本影片。

12月30日跟《你好,疯子!》同期上映的影片就有多达6部。

《你好,疯子!》首日7.1%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低,问题出在场均上,猫眼显示30日场均只有9人。上座率太低,第二天排片占比很快滑落到4%,但第二天,恰恰是影片口碑开始慢慢发酵的开始,拿到了上映后票房最高的398万。可惜目前排片已经低于0.4%,票房1410万,想要有任何大的变化,估计是很难了。

2016年最大的黑马《驴得水》,陈辉说,上映首日24%的排片,是这部影片能够获得口碑发酵的关键,一定量的观众基础,为电影口碑的发酵起到很大的帮助。

而《你好,疯子!》虽然前期获得了一些小范围的口碑和自来水,但太低的排片量,并没有迎来口碑发酵的那一天。

陈辉表示,虽然《你好,疯子!》没有《驴得水》那样的IP影响力,在故事的娱乐性、话题性上也没有《驴得水》高,但理应拥有一个市场空间来证明自身的商业价值。这也是促使他发出那封公开信的初衷。

中小成本影片注定是市场的炮灰?

目前的现状确实是,没有明星号召力的中小成本影片,即使内容不错,但在品相上,并不具备头部电影的卖相,也只能沦为这样的命运。

难道中小成本影片注定就是电影市场的炮灰?作为发行中小成本影片发家的恒业影业,陈辉不这样认为,他有自己的坚持和乐观。

“市场在变化细分,观众也在细分。”虽然表面看来,目前影院区别发行并没有出现,所有的电影都在同一个市场里抢夺观众,影片的命运掌握在影院经理手上。

但几乎每个影院经理在面对票房考核标准,影院经营压力时,企盼的依然是中国电影出现好的内容。“市场需要的不仅仅是头部内容,还有类型多元化的中小成本电影。”

陈辉拿邻国韩国作比,每年在韩国都会出现大量能够跟好莱坞电影竞争的本土中小成本电影。比如去年的现象级影片《釜山行》,无论是类型化,故事结构都非常完整,而且拥有很高的娱乐性,从制作上能满足观众的消费需求,“它就是一部折合人民币大约6000万左右的小成本电影。”

他觉得,这种中小成本电影如果落地,变成中国本土化的作品,同样可以获得不错的票房,“我甚至不认同,每次出现这样的电影应该叫做黑马,只是我们太稀缺这种中小成本类型的好内容而已。”陈辉表示。

A轮融资5.4亿,保底不利为何没影响估值?

恒业影业之前公布了一份2016年上映项目名单,但一年结束了,《乌龙院》、《闺蜜2》、《京城81号2》几部已经定档7、8、9月的影片都“失踪”了。

在此之前刚刚经历了《梦想合伙人》、《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两部影片保底的失败,娱乐资本论曾经报道,《梦想合伙人》一部影片恒业影业就亏损大概在7000万左右。(点击复习:恒业影业3亿保底《梦想合伙人》收8000万,剧角映画连续三部保底失败,为何仍坚持保底?)

外界开始了对这家公司的各种猜测,“元气大伤”,业务陷入停滞的消息不断传出。

“这些项目都挪到了2017年。”陈辉解释道。他坦然表示,恒业影业2016年确实面临了业务上的波动。项目后移,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临时对两部影片进行保底后,跟片方有约定,同期不能再上其他电影。

从发行4月29日上映的《梦想合伙人》到8月5日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前后间隔半年,恒业影业没有再上任何项目,陈辉表示,《夏有乔木雅望天堂》票房的失利,加上接下来并没有特别理想的档期,他和团队决定把比较重要的项目挪到2017年,在接下来的四个月进行适当的调整。

据了解,今年恒业项目很多,续集《闺蜜2》、《京城81号2》以及喜剧电影《乌龙院》都将在上映,战争电影《深海》计划年初开机,这是一部讲述中国海军捍卫南海疆土的战争动作大戏。还有恒业擅长的惊悚题材《黑瞳》正在启动,这是有妖气的超级大IP,点击率超过30亿,《黑瞳》也是恒业每年一部惊悚类型大戏计划中的首部电影。

不过在下半年,恒业影业依然发行了参与出品的《惊天破》和刚刚的这部《你好,疯子!》。

“大家都认定了恒业是一家发行为主的公司。”对于外界这一印象,陈辉并不认同,他说,内容才是恒业的核心,电影的发行只是业务基础,从2008年就开始参与电影的制作或者投资,参与出品的电影有40部,从两年前,就没有再单纯发行接受其他公司的影片了。

“如果你是一家电影发行公司的话,所有的内容,要依赖制作方,我认为它是没有核心竞争力的,而且我个人认为,发行的门槛不高,公司与公司之间更多比的是团队和策略。”

陈辉认为,在市场当中,应该拥有内容的原创开发和制作能力,才可能取得更高的回报。

在保底失利的2016,恒业影业在年末完成了A轮融资,获取了5.4亿的投资,占股18%,由北京文投领投,占股15%。之前娱乐资本论曾经报道,这次融资是新三板上市之前的定增,未来将有可能先上新三板再借道上主板。

陈辉透露,业绩波动确实后期在融资上有过影响,但最终估值没有任何变化,“最大的原因,还是基于我们股东对于我还有我团队的信任。”他认为保底失败有偶然性,跟去年影视大环境平淡息息相关,毕竟去年保底失败的案例并不只有恒业一家,“我们经营了十年,一两个保底项目的失败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

这次融资由北京文投旗下的北京文担(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领投,占股15%。外界猜测恒业是否会跟北京文投旗下的文投控股拥有更多深度的合作?“有可能提供业务帮助,协调各种资源”。北京文投曾经通过文投控股帮助耀莱上市,陈辉透露,“我在跟他们的交往当中,发现这是一只很专业的团队,立足于文化产业,他们想再打造一个像文投控股这样有影响力的影视上市公司。”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