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报废率主持人”张绍刚:关于被打,他们越吐越狠

“辛苦两位老师了。”采访结束后,张绍刚发来微信问候。

作者/曹乐溪

本文首发:明星资本论(mingxingzibenlun)

“辛苦两位老师了。”采访结束后,张绍刚发来微信问候。

这是人们印象里的那个张绍刚吗?在《非你莫属》中制造的非议似乎已逐渐淡漠,但传说中的张绍刚,依旧是那个“嚣张”、“犀利”、“好为人师”的主持人,而不是他对于自己本职为大学老师的定位。

在最近播出的《吐槽大会》里,作为主持人的张绍刚受到嘉宾们的集体“炮轰”。95后段子手池子一上来就调侃道:“后面的观众你们先把棍子放下,不知道的观众到网上查一查就知道了:张绍刚被打视频集锦,张绍刚被打视频回顾.....我觉得一个主持人做到这份儿上,一年出一个被打视频集锦,也挺不容易。”

“其实张老师人很好的,”一位传媒大学的学生私下告诉我们,他的课总是非常受欢迎。聚光灯之外,或者去妖魔化后的张绍刚很好交流,一向被认为“从不尊重别人”的他,会在组饭局时,善意避开已分手的男女同学;而听到记者堵在路上,他也耐心地告知更为通畅的路线。

一切都正常,除了那身皮衣搭配红色小碎花裤子。就在前几天,他还在娱乐资本论年会上穿了苹果绿,这几乎是大多数中国男性不敢挑战的颜色,是个性张扬的特征么?“年纪大了,所以才喜欢穿各种颜色的花裤子。”看到我们关注起他的衣着,张绍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更多数时候的张绍刚是个开口见心的性情中人。他会毫不留情地讽刺那些演讲废话连篇的大咖,为节目组拉来奇葩嘉宾、让观众审丑的行为义愤填膺,也会对幕后辛苦付出的工作人员报以最大的尊重之情。

而这个来自内蒙的套马汉子,高校教师里最会主持的节目策划,到底怎么定位自己?小娱来带你一探究竟。

不喜欢“污”段子的主持人

张绍刚头一次接触《吐槽大会》,其实是节目下架前录制吴宗宪的一期节目,以宪哥朋友的身份作为吐槽嘉宾。

对张绍刚而言,这是愉快的合作。“从一个老师的角度,我不那么着急做节目,我还挺挑节目和团队的。”而制作方笑果团队认真到偏执的精神令他印象深刻,因为担心语言风格与节目的契合度,张绍刚回忆从自己来上海参与录制,到实际上台之前,“他们追着我让我说了12遍以上台词”。

他向小娱透露,其实录完这期节目的当天晚上,节目组就想请他来做主持,但随后出了下架风波,此事也就暂时搁置,直到4个月后节目再次重启。

重掌话筒的张绍刚坦言自己很紧张,“每一次上台前都手脚冰凉”。他担心的到倒不是回归主持又被人吐槽,“从最早开始有人骂我,我对这事的看法就没变过。”张绍刚一再强调,“我们有评论别人的权利,就必须赋予别人评论我们的权利。而且他们说的并不是我,只是我职业工作中的一部分而已。”

真正让他紧张的是,作为一档非常依赖于创意和临场表现力的现场秀,《吐槽大会》不能NG和重录,“80分钟噼哩噗噜地就过去了”,设计好的段子一旦没讲好就会作废。做摄像出身的张绍刚深知幕后工作者的不易:“大家都是人,都在面对着一份工作,人家也很努力,讲丢任何一个段子都是对不起编剧。”

1月8日晚,重整旗鼓的《吐槽大会》在腾讯上线,一天后点击量就突破7000万,这对于面临复播压力的笑果而言,是出乎意料的好成绩,也远远超出腾讯对于这档综艺首日点击2400万保底的预期。

“团队的努力没有白费,”张绍刚说,“另外我已经不用他们操心练习12遍了,2遍就行”,哈哈大笑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其实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我的语言风格还挺适合《吐槽大会》的”。

张绍刚时刻关注着网友们的评论,看到一些反馈认为整顿后的节目没有以前那么猛了,尽管理解观众想看“污段子”的心情,他仍坦言:“其实周杰那期我并不喜欢,因为我发自内心地认为太’污’了,而最高级的幽默并不是污,好段子不需要用这个来衬底。”

在他的眼中,《吐槽大会》“应该说第一期做得非常小心,而第二期才是爆款的长相。第三期则是阵容强大,有小鲜肉嘉宾被狂吐槽。”

而作为主持人的张绍刚,难免成为节目中被“狂轰滥炸”的对象之一。“多次宣布退出主持界,报废率超高”、“辛辛苦苦做《央视说法》10年,别人只记住撒贝宁”、“能每年出一部被打集锦”,面对嘉宾们抛来的各路吐槽,张绍刚付之一笑,“还好啦,到后来要打死我这事儿,他们吐槽得更狠。”

“看来张老师还是心理很强大的人啊。”

“不强大,其实被人骂成那个样也难受,谁不难受啊!”他掏出手机一边听着微信语音,一边有些埋怨,“关键是被骂成那个样,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是背了很多不该我背的锅。”但随后他又自我安慰似的说道,“你出来混嘛,总得担风险,骂就骂了,我从不解释。”

在年会上讽刺嘉宾讲废话的张老师

对于批评与争议,张绍刚可以泰然处之,但在某些事情上他很较真。

一个是讲课。把老师作为第一职业的张绍刚,非常在乎每一次公众表达的质量。他曾经在主持一场年会时,当众讽刺演讲嘉宾废话连篇,“第一,你在耽误我的时间;第二,你在鄙视我对这场活动的尊重。”

“你们也参加过很多年会,听那些人讲正确的废话,title还都特别大,越是title大的人越说废话。”他颇有些忿忿地表示,“有些演讲,一听题目就觉得是要进入废话连篇的节奏,讲得还特深情。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那么理直气壮地撒谎,不给别人带来你的思考。”

“他是善良的,所以他不觉得跟你直言,会让你误会成那是一种恶毒。”马东这样评价自己的好友,“他其实就是有一点嘴贱。”

作为传媒大学电视学院老师的张绍刚一周要上8节课,讲授《媒介比较》与《电视节目策划》,他会提前把每学期的课程安排发给合作方,不要冲课是他接节目的一个前提。“主持人的工作,哪天干烦了就不干了,我其实就是个老师,而且不是教播音主持的,”他笑起来。

“别人告诉我,千万别惹张绍刚老师,老师可凶了,节目当中不尊重别人,对所有嘉宾都是呼来唤去的,他这个样子怎么还能在学校当老师?我说,你没有上过驾校吗?”这是《吐槽大会》中黄子佼对于张绍刚的调侃。

然而和外界印象里那个动不动就怼嘉宾的暴戾主持人不同,作为老师的张绍刚在学校颇受欢迎,“每学期学生匿名打分,我总是得分最高的,”他有些自豪地表示。认真准备教案的他要求自己每学期讲课的案例都是新的,甚至为学生设身处地:“学生上课状态不好,要先反省自己,不要抱怨听众,他们想听到的是最有价值的内容。”

另一个是做节目。张绍刚主动谈起:“如果细数对我的争议,也就是反反复复那么一两件事,没什么新梗。去年年初出来一个引力波,后来大家发现我还是对的。”

他指的是《非你莫属》六年前的春节特别节目被一个帖子重新挖出来,原因是由于一位被称为“诺贝尔哥”的民科爱好者提到引力波,如今引力波被证实存在,一时间“张绍刚被打脸”、“欠下岗工人一个道歉”的言论甚嚣尘上。

“他们说你为什么打断人家大爷说话,要是不打断,接下来他就该说长生不老了,我能让他说吗?”张绍刚正色道,“说实话,那期节目下来我对节目组很不高兴,为什么要让大家把他当成奇葩,打破他平静的生活?我非常不喜欢!”

2016年,张绍刚与优酷合作一档名为《胜利的游戏》的直播节目,明星嘉宾通过与观众的直播互动推理案情,以类似狼人杀的形式找出最终凶手。

“节目的创意最早就是在这个屋里诞生的,制作团队问我对什么感兴趣,我最想做读书节目,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做,因为做了就是一条’死路’,”开启自我吐槽模式的张绍刚哈哈大笑。

“但如果要是问我的兴趣爱好,我其实想做一档推理类节目。”作为本格推理的忠实粉丝,张绍刚告诉小娱,他们和新星出版社合作,拿到了10本推理小说中的推理线索。“我很看重这个,一档推理节目好不好,一定要让杀人方式既在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学生”张绍刚:

直播要礼物、喊麦样样行

好为人师是人们对于张绍刚的另一个普遍解读。不仅平日表达欲望丰富,在节目里时常指点江山,他甚至在电影《启功》里,亲自饰演中年版的著名教育家启功,过了一把“先生”瘾。

他不认为自己是严厉的老师,“是要求严格,”他强调。对于所有选修自己课程、且有志于毕业后做节目的学生,张绍刚的要求是大三结束时,欧美日韩的成熟节目至少熟知50档,国内所有新出的节目,都要看过,不许快进。

确实一谈到节目,张绍刚就开始滔滔不绝,“2017年会是素人秀的狂欢”,他大胆预测,“传统题材和演播室类节目将大量回归,直播平台要做头部网红的增值,而节目的直播态和剪辑版将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节目”。

他还给我们讲起韩综平行逻辑与美综因果逻辑的差异,二三线卫视在一线卫视夹缝中如何生存,以及限韩令与明星高额片酬下的内容制作破局,手上比划的姿势幅度很大,声音抑扬顿挫,案例信手拈来,俨然已站在讲台。

有一次,他和某直播平台的老板发生激烈的争论,对方觉得直播什么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我就反复问他一个问题:人耗光了怎么办?总有新人加入是个虚假论断,能直播的人都上了。”

他措辞犀利地点评着直播行业的既得利益者们,“平台不需要生产内容就能有大量收入,网红也不需要有深厚的个人修养和知识充电就能有钱挣,受众在直播里获得虚假的自我满足。”

但有时候,他又谦虚得像个学生。谈到为何会对直播行业了解那么多,张绍刚坦言:“今天对于大学老师来说,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学生比你知道得多。我永远跟同学们说,你们要教我,如果有什么事我说错了你们告诉我,在教学这件事情上,我很忌讳不懂装懂。”

看着自己班上的女孩,抱着吉他天天对着手机弹唱就能月入十几万,张绍刚感到不可思议而好奇。“他们是95后,我是70后,在新锐程度上我一定不如他们,所以我心甘情愿地向他们学习,让他们带着我成长。”

《耳边疯》

作为“学生”的张绍刚进步神速。去年年底他参加腾讯的整蛊真人秀《耳边疯》,被要求在面对整容医院咨询师时,化身为网红主播“勺子小刚刚”卖萌打赏要礼物,“宝宝们好,小礼物走一个~”镜头前的张绍刚尺度之大吓坏节目组,“他们觉得这是我无法完成的任务,我说我天天看网红直播,喊麦我都能喊。”

同是昔日的“央视三剑客”,马东、撒贝宁和张绍刚似乎走向了不同的人生轨迹:马东把米未传媒做得风生水起,小撒成了综艺节目里最会主持的段子手,那么张绍刚呢?“我是一个小本经营的人,”他这样评价自己。

“我对挣钱没有特别强烈的冲动,也从来不做公司,因为它超出我的能力范围,理解不了的事我从来不干,比如炒股。”张绍刚相信每个人都有他的死角,“不要去碰你的死角,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停顿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口,语气平静而笃定,“对我而言,专业永远是教学与学习。”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